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捷克的篮球大赛 >

“你的看法是错误的但我为你骄傲”——德鲁克

时间:2019-09-10

  在50多年后的今天,在来看德鲁克和斯隆的“纠葛”,我们更多的会感慨于两位大师“和而不同”的君子之风和坚持独立思考的人格魅力。德鲁克思想的穿透力和洞见性自不必多说,斯隆的思想性和实践性也穿越时空——如,斯隆在通用汽车中的实践结晶、德鲁克归纳出来的大型企业组织机构设置的“分权化”原则、“事业部”原则仍是21世纪企业组织设计的基本原则。 或者简单地说,在斯隆的眼里,企业首先是一个经济组织,管理只是职业经理人(领导)实现经济目的的方法之一。而在德鲁克的眼里,“管理是组织社会的基本器官和功能;管理不仅是‘企业管理’,而且是所有现代社会机构的管理器官,尽管管理一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企业……管理学科是把管理当作一门真正的综合艺术。” 斯隆在这件事上不仅表现出一个卓越的职业经理人的宽广胸怀,也表现出了一种典型的“美式民主”——我坚持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 离两个人的纠葛有50多年之远的今天,再来看两位管理大师的著作和他们的分歧点,就能看得比较清楚了。研究德鲁克思想史比较深入的国内学者罗珉认为,本质上来说,德鲁克和斯隆的分歧在于他们观察和研究企业的出发点不同——“《公司的概念》所揭示的是作为社会系统,而非经济组织的汽车业巨人之迷。德鲁克在这里所关注的重点,并不是管理学家的个人才能、价值判断能力和论证形式的特点,而是他们介入管理实践的权力能力,或者说独特的管理实践经验对管理实践者行动能力的激活功能。”德鲁克在这本书中所做的并非是纯粹的管理实践总结,而是一种介于管理实践与管理学理论之间的探讨。 1946年,德鲁克根据在通用汽车的研究心得和成果,出版了《公司的概念》一书。通过对通用汽车实际工作情况、挑战、问题和原则的分析,德鲁克第一次提出管理学是一门学科的观点,“管理”承担特定工作与责任、履行组织特定功能。该书的重要贡献还在于,德鲁克在该书中首次提出“组织”的概念,从而奠定了现代组织理论的基础。 故事的起始是1942年,当时德鲁克是佛蒙特州本宁顿学院的政治学与哲学教授,不过他已出版《工业人的未来》一书。这本书引起了通用汽车公司的传奇人物、通用汽车公司总裁小阿尔弗雷德·斯隆的注意。斯隆邀请德鲁克到通用汽车进行调研,经通用高层通过,聘请德鲁克为通用汽车公司的顾问,请他研究分析通用汽车的公司政策和组织结构。这一机会对德鲁克而言是个“幸运的眷顾”,当时通用汽车是世界规模最大的公司。德鲁克在通用汽车待了18个月,针对工业社会的政治、社会结构以及工业秩序进行全盘性的研究。 按照德鲁克的这种说法,在今天的我们看来,两个人之间的分歧并不是很大,斯隆的固执似乎也没有必要——德鲁克并没有否定职业经理人的作用啊。但是,不能忽视当时的现实:一是斯隆强调职业经理人如何职业化,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候职业经理人还是个新概念。二是尽管德鲁克自己说他并没有忽视“君主教育”的传统,但是《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一书却是在斯隆去世之后才出版的。德鲁克的思想也是在不断发展的,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全知角度。 斯隆是第一个在一家大型公司里设计出了一套系统化的组织架构、规划和战略、评估体系以及分权原则,简言之就是一套管理学的基本概念;德鲁克则依据通用汽车公司的实践,写作了《公司的概念》,在管理学史上第一次将管理建立成一门学科。可以说,两个人一个从实践(当然斯隆也是一位思想大师,只不过他更多是在实践),一个从理论对现代管理学做了相同的贡献。 斯隆本人也不赞同德鲁克得出的结论,他在公司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公司的概念》这本书。与会的高管纷纷提出反对这本书的意见,斯隆说:“我完全同意你们的意见”。但他却为德鲁克辩护道:“德鲁克先生的看法是完全错误的,但是,他确实做了我们邀请他来时他告诉我们他要做的事情,而且,就像你我一样,他也有权表达自己的看法,虽然这些看法是错误的。” 尽管通用汽车和德鲁克不欢而散,但斯隆和德鲁克近20年的私人友谊却从那时开始了。受《公司的概念》一书的刺激,斯隆认为要由他自己把他在通用汽车所经历的事情和一些思考写出来,即《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斯隆每年会有一两次单独邀请德鲁克共进晚餐,并认真征询德鲁克对这本书的意见,德鲁克说:“他(斯隆)会仔细聆听我的想法,但他从没有采纳过我的建议。” 在《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一书中,斯隆说过这样的话——“我在通用汽车的大部分岁月都贡献给了总部管理层的开发、组织以及这些主管群体的重组。这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在通用汽车这样的企业中,制定正确的决策框架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如果不是有意识地去维护它,这个框架就存在着自然侵蚀的趋势。集体决策并不总是那么容易的,对于领导层而言,不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就能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其他人并且制定自己的政策是非常难以实现的事情。群体的策略不一定总是比个人制定的策略好,也存在平均水平降低的可能性。但是我认为,至少在通用汽车内部,历史已经表明了平均水平得到了提高。这意味着,通过对组织的塑造,通用汽车公司适应了自1920年来的第十年一次发生在汽车市场中的巨大变革”。 德鲁克在《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的序言中(是的,德鲁克为斯隆的书写了序言)是这样分析的,他认为斯隆思想的源头是两种古典治理方式的研究。一种是“立宪主义”,另一种是“君主教育”。“立宪主义”强调政治(或组织)的治理必须建立在一个清晰的结构之上,这种结构最重要的是使权力交接井然有序并避免。“君主教育”则认为治理中最为要紧的是统治者的性格和道德准则。德鲁克认为自己的思想是两者兼备,《管理实践》基本上就是立宪主义,《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则秉承了君主教育的传统。但斯隆强调组织必须以统治者为核心。“对他来说,不言自明的是,必须以统治者为核心由职业经理人作为实践者、领袖和表率”。德鲁克写道。 但是这本书却引起通用公司高层强烈不满,在公司内部对这本书避而不谈,甚至禁止管理层阅读,在很长时间内通用汽车都不能谅解德鲁克。因为他们的原意是让德鲁克其研究公司现行运营状况以及公司未来的经营战略,换句话说,通用公司期望通过德鲁克的研究,发现更大利润实现的渠道和可能,但德鲁克却以社会学家的眼光,着力研究了一个企业组织与社会组织之间的关系,一个企业如何才能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也门安全部队抓获“基地”组织一名重要成员并且从这个基点出发,对通用汽车的劳资关系、总部员工的使用与作用,以及通用汽车与经销商的关系等提出了质疑。 德鲁克与通用汽车,以及通用汽车公司的传奇人物小阿尔弗雷德·斯隆的渊源,在现代管理学发展史上留下了有趣的一笔——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秋高气爽,有奖征文邀你直抒心意! “斯隆认为,‘经理人的职业化’是第一位的,‘管理学科’是第二位的——而且远远落后于第一位”。这就是斯隆反对《公司的概念》一书的原因,他认为这本书很重要,却是有害的——将“管理”置于领导之上,会侵犯管理人员职权,给企业造成损失,他认为自己有必要纠正这一点。所以他亲自写了《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如实描述他自己作为一名职业经理人是如何将管理视为一种职业,一种提高组织效率的手段来职业化的服务于他的客户——企业的。 从中能大抵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斯隆强调职业经理人的领导权威和总部权力,以及维护他们权威性的必要性,这是其他一切组织和管理工作的前提。而这个前提的前提则是职业经理人应该把企业作为客户,通过职业化精神、职业化能力构建一个有效率的经济组织。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